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 > 第101章 困在盔甲里的傻瓜
您现在阅读的是帝皇的告死天使 第101章 困在盔甲里的傻瓜,如果您用手机或平板浏览请点击这里【进入手机版】,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请访问www.shupk.com


(笔趣阁 b . shupk . com)

    教堂的门只是为了供凡人出入,索什扬必须低下头才能进入。

    当他进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型的祈祷室。

    这里面鲜有陈设,甚至比一些私人神龛还要简朴。

    两个装在墙上的旅行箱构成了一个壁橱,在其中最为显眼的地方放着一堆书籍,窗户和遮光器由一根从疤皮树上折下的树枝撑开。

    阳光穿过窗户,越过裸露的金属,投在平整的木质墙壁之上。

    更多的光线来自于诵经台旁边一个倒置的板条箱上的一部流明盒,以及其他架子上原始的油脂灯。

    闪烁的光线照在老旧的电路板和破损的阅读数据板上,其他一些没什么实际价值的装饰品则被放在地板上一些打开的盒子里,大部分看起来都有一定年代。

    布满尘埃的帝皇圣像就挂在墙上,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索什扬取下头盔,将它别在腰上。

    一步一步地走到祈祷室尽头的窗边,按下控制钮将百叶窗升起。

    它低吟着缩回窗框的凹槽里,让金色光芒倾泻而入。

    索什扬眺望窗外,发现教堂后竟是一处悬崖,从这里可以俯瞰索姆斯巢都外那苍茫无垠的大地。

    他不禁畅饮着绝美景色。

    忽然,他的脑子里猛地闪过些许回忆,他似乎每天早上都会这样做。

    从这里开始,原本陌生的一切,忽然有有了些许熟悉感。

    索什扬转过身,透过半开的柜门,他瞥见了一枚木制小玩具马站在储物箱顶上。

    他似乎还能能听到远方传来的口琴声,能闻到鲜榨果汁的味道。

    在房间角落的书架上,索姆斯贵族学院优秀学生的奖章安坐在那漂亮的小盒子里,旁边则是一个古老的祈祷盒。

    十步之遥的窗边,一副弑君棋盘摆放在小桌子上,从棋子的分布来判断,这棋局还有两三步便可告终。

    时光就好似凝固了一般。

    家?

    索什扬的内心涌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就好像胸口堵住了一块大石,连呼吸都不能顺畅。

    这时,他注意到了一扇门,一扇在祈祷室侧面,虚掩的门。

    他走上前去,却在推开门的那一刻犹豫了。

    然后,索什扬摘下自己的手甲,用掌心轻轻触碰那粗糙的硬木门,然后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将其推开。

    这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

    就好像很多年以前,归家太晚的他,因为惧怕母亲的责问,而变得小心翼翼那样。

    接着,他便看到了。

    一副干瘪的躯体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胸膛在规律的呼吸中微弱的起起伏伏。

    她皮肤泛灰,满是皱纹,暗淡而缺乏光泽,头发也被剃掉了,一排核桃形状的机器在床边吱喳鸣叫,上面满是金色的按钮与显示屏。

    一根根卷曲的铜线从那些机器侧面的插口延伸出来,附着在她的头颅上,劈啪作响的球体则在机器顶端轻吟着。

    这些设备看起来很新,似乎是近日才搬进来的。

    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索什扬站在门口,他无法将这个萎缩得如同婴儿般的将死之人,与自己脑海里的那个人联系起来。

    忽然,他的余光扫到了床头柜子上的一个相框。

    他脚步轻缓的走过去,拿起相框,拂去上面那层厚厚的灰尘。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看起来故作老成的孩子。

    多么可笑。

    索什扬单膝跪下,轻轻托起搭在床边那干瘪的手,两者的对比就好像成年人和婴儿。

    他感觉不到一点重量,似乎手里的只是一根羽毛,除了那近乎消失的温度外,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存在。

    这个时候,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祈祷着,祈祷着帝皇能够降下奇迹,哪怕只是一刻,只是一刻……

    这时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人,他的母亲,这样事情,在他离去之后可能重复了千万遍。

    索什扬深深的垂下头,盼望着奇迹。

    然而,没有奇迹。

    什么也没有。

    索什扬静静的在屋子里待了三天,这三天他一步也没有挪动过,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在第四天的黎明,所有机器整齐的发出了刺耳的尖鸣。

    奇迹无踪,唯有救赎。

    这个可怜的女人的胸膛在最后一次起伏后,永远的静止了,而她的手,则搭在自己儿子的手心。

    索什扬小心翼翼的将那干枯的手放回到毯子里,然后将自己那萎缩的母亲用毛毯裹住,抱在怀中,朝教堂大门走去。

    她看起来是如此安详,就好像一个婴儿,索什扬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曾经以这样的姿态,躺在她的怀里。

    当他走出大门时,看到门外已经围了很多人,很多他不认识的人。

    “堂兄,叔母她——”

    奈里奥看到索什扬怀中之物后,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泪止不住的就淌落下来。

    其他那些人,那些索什扬不认识的,带着虚假的表情面具的人,也跟着发出了哽咽和遗憾的叹息。

    索什扬没有对他们投入哪怕一丝的关注度,而是怀抱着母亲,阔步走出宅邸,直奔家族的墓地而去。

    下葬的仪式并不复杂,索什扬的母亲早已在丈夫坟冢的旁边留下了自己的位置。

    在简单的清理遗体后,索姆斯的大主教主持了葬礼——以最虔诚教徒的标准。

    葬礼持续了六个小时,陪葬品除了她的私人物品外,索什扬将自己成为星际战士后获得的第一枚勋章也放进了石棺中。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这场葬礼结束之后,索什扬又秘密进行了一次小型的葬礼,就在他父母的坟茔旁。

    而被埋葬者,就是他自己。

    他将自己凡人时期所有物品都埋葬入其中,并竖起一个墓碑。

    墓碑上没有墓志铭,也没有墓主人的名字,只有一行高哥特语。

    【一个被困在盔甲里的傻瓜】

    结束这一切后,身心俱疲的索什扬默默返回了星火号上,并谢绝了一切拜访和宴会,将自己关进只属于他的私人舱室之中。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他很想睡一觉,什么也不管的睡下去……
(笔趣阁 b . shupk . com)

再次欢迎您在线阅读帝皇的告死天使 第101章 困在盔甲里的傻瓜,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请访问www.shupk.com
您可以按键盘方向键←阅读帝皇的告死天使上一章,按方向键→阅读帝皇的告死天使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