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小说 > 教霸总谈个恋爱 > 第151章 大结局2
您现在阅读的是教霸总谈个恋爱 第151章 大结局2,如果您用手机或平板浏览请点击这里【进入手机版】,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请访问www.shupk.com


(笔趣阁 b . shupk . com)

    一连两个星期,千凌都在忙工作。

    这日,千凌做完手术出来,正在洗手。林昕走到她旁边,也跟着洗手:“千老师……”

    “怎么了?”千凌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学生。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您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林昕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嗯?”千凌疑惑地看着她。

    “就是,就是感觉您最近心情不太好。”林昕被看得有些紧张。

    “你是哪里看出我心情不好?”千凌挑眉。她自己怎么没觉得?

    “您最近好像……更严肃了,尤其是在不说话的时候。”林昕想着措辞,“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

    千凌听了,当下沉思了起来,先前没有发觉,听了林昕的话,好像自己最近确实有些烦闷,只不过她工作的时候不会带自己的情绪,基本上表现不出来罢了。

    没想到林昕心思细腻,被她感觉出来了。

    “千老师?”林昕看着千凌不说话,小心翼翼叫了一声。

    “没事,你说的没错,我会调整好自己。”千凌回神,洗净的手捏了捏鼻梁。

    她最近没有什么烦心事,唯一能影响到自己的,只有那个人了。只是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对她影响这么大。

    “叮铃铃——”电话响起,这个号码……千凌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千凌,阿璐受伤了。”果然,电话一接通,电话那边程毅的声音传来,沉稳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慌乱。

    “什么!”千凌心脏一缩,整个人定在了原地。

    半晌,失去焦点的瞳孔才回神,她神情依旧,只是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刚刚被推进抢救室,生死不明。”程毅艰难地说出这句话,话里带着哽咽。此刻的他,蹲在F国的抢救室门口,一向刚毅的男人此刻满身无措。

    “阿璐会没事的,我马上去找她。”千凌说着,迈开了步子,向医院外走去,越走越快。

    “好。还有,请不要告诉她的家人。”程毅还记着唐璐一直以来的叮嘱,如果她受了重伤,他只能告诉千凌,决不能告诉她家人。

    “我知道。”千凌应道,同样的话,唐璐也告诉过她。她说,她在家人面前只有平安和死亡,受伤的事她不会让爷爷知道。

    挂了电话,千凌马上给刘主任打了电话,请假。

    刘主任知道她有急事,还是爽快地批了假,只是叮嘱着她早点回来。

    电梯里没有信号,千凌拿着手机,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楼。

    她脱下白大褂,一路跑着出了医院,直接上了一辆计程车:“师傅,立刻去机场,开快点。”

    “好咧。”司机大叔看出了这姑娘情绪不太对,却没有多问什么,立刻启动了车。

    路上,千凌不停地查找去F国的航班,去越看越心凉。

    不知什么时候,去F国的航班已经被取消,原因是战乱。

    怎么办?

    千凌靠在座椅上,感觉到了自己深深的无措。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

    对,如果说有谁还能帮她,那只有一个人。

    千凌抿嘴,顾不得其他,拨打了那个号码。

    “千凌,怎么了?”电话嘟的一声被接通,傅铖渊沉稳的声音传来。

    “傅铖渊,请你帮帮我。”乍然听到这个声音,千凌不知为什么,所有的平静再也维持不住。

    “好,我帮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傅铖渊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慌乱无措的声音,连带着他的心也纠了起来,他起身,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唐璐在F过受了重伤,现在航线被封,你能帮我去到那边吗?”千凌稳了稳心神,快速说道。“我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

    原来是她朋友出事了,傅铖渊的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想到她担心的样子,又皱起了眉。“可以,我在机场有私人飞机,我让他们带你过去。”

    “封航的事你也别担心,我让人办批准手续。”这对傅铖渊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谢谢。”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千凌除了感激,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别担心,唐璐会没事的。”傅铖渊安慰道。

    “嗯,借你吉言。”

    ……

    机场。

    千凌到的时候,傅铖渊的专属服务人员已经等待在那里,马上带她上了傅铖渊的私人飞机。

    “你怎么也来了?”千凌讶异地看着飞机上的傅铖渊。

    “我不放心你。”傅铖渊低头看她,眉眼尽是温柔。

    “那,那你到工作怎么办?”千凌难得结巴。

    “放心,还有周通。”傅铖渊对此回答得很随意。

    “麻烦你了。”千凌张张嘴,最后只能表示感谢。

    “不麻烦。”傅铖渊勾唇一笑。

    两人并排坐下,系好安全带,飞机平稳开始起飞。

    千凌望着窗外的云层,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不过担心着唐璐的安危,心也一直提着。

    “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一直观察着千凌的傅铖渊见状,开口道。

    “谢谢。”千凌回头,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你今天对我说了很多次谢谢,下次不要再说了。”傅铖渊把一杯牛奶递了过去。

    “谢谢是应该的。”千凌接过牛奶。

    “可是我不希望你说。”傅铖渊轻笑着,抬手将她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

    这女人,急得连形象都不顾了。

    千凌微微愣住,她扭头,对上了那双温柔深邃的眼睛。

    向电刺一般,她连忙撇开视线,低头吃起东西。

    傅铖渊心里有些失落,可是也没有再多说,转移了话题:“到F国还有一段时间,你吃完可以先睡一觉。”

    “嗯,你也吃吧。”千凌知道这人也没吃午饭。

    “好。”傅铖渊又笑。

    ……

    两人到达F国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可是千凌毫无睡意,只想尽快赶到唐璐身边。

    傅铖渊了解她的想法,早就在F国机场安排了车等候。

    两人顺利到达了唐璐所在的医院。

    “程毅,唐璐现在情况如何?”见到程毅,千凌焦急问道。

    “她在重症监护室,医生已经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程毅守了大半天,此刻看起来有些颓废。

    千凌握紧了双手,片刻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我去找医生看看情况。”

    傅铖渊跟着千凌,临走前,让身后的助理给程毅去打一份饭。

    唐璐的情况果然很不乐观,身上中了三木仓,其中一颗子弓单正好靠近心脏大血管,这里的医生不敢取出,一直在不停出血。

    所幸子弓单刚好堵在血管口上,出血量不算太大,一直靠输血输液维持,可是这都是指标不治本的办法。

    F国的医生也很无奈,他们这里本来条件就不行,而且自己的技术也不够,这样的手术,一把它取出,就是大出血,人直接死在手术台上。

    可是不做手术,他们这里血源也是不够的,而且迟早有大出血的风险。

    千凌了解清楚后,也眉头紧皱。

    “别担心,我让人送了血过来,还有他们国家最顶尖的医疗团队。”傅铖渊抬手抚平她的眉头。“他们已经到了。”

    “傅铖渊,我想上手术台。”千凌突然道。

    “你确定?”傅铖渊手一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她一旦上台主刀,身上担的,就是自己最好的好友死亡的风险。

    唐璐在她心中的重要程度傅铖渊深知,若是失败,她会面临的……

    “我确定。我要主刀,我要救阿璐。”千凌抬头看他,眼神坚定。

    傅铖渊一时失声,他看着眼前坚毅的女子,心里的震撼不止一星半点。

    他以前极少佩服人,可是现在,他佩服的人多了一个——自己心爱的女子。

    “好。”傅铖渊声音沙哑,不管她做出什么选择,他都支持。“我相信你。”

    自知晓唐璐出事后,千凌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她没有耽搁,和团队简单熟悉了一下之后,毅然穿上了白大衣,走进了手术室。

    ……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傅铖渊和程毅两个男人坚持着守在手术室外,两人偶尔对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

    “滴——”手术室终于打开……

    两人的视线瞬间汇聚到一处。

    三天后。

    “妞你赶紧给我去吃饭!”再次吞下程毅喂的肉粥,唐璐终于对那戏谑的目光忍不可忍,恼羞成怒地赶人。

    “今天这么精神?”千凌双手抱肘,露出一丝笑。

    “我哪天不精神?”唐璐轻哼一声,躲过程毅的再次投喂,“我自己吃。”

    “都快吃完了,还有几口。”程毅却是不同意。

    一人坚持投喂,另一个却不肯吃,千凌看着像孩子般打闹的两人,笑意不止。经过这事,这两人也算是看清自己的心意,在一起了。

    “我说妞儿,你和傅铖渊怎么样了啊?”抢不过程毅,唐璐终于认命继续被投喂。

    “我们?”千凌一愣。

    “对啊,我现在是看出来了,他对你是真的好。你看看傅氏集团闹成什么样了,他还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在这里陪你。”唐璐边说边咂嘴,感慨道。

    “傅氏集团出什么事了?”千凌皱眉,她掏出了手机。这几天她一直在关注唐璐的病情,其他的基本没关注。

    “网上传得很厉害,什么傅宏故意杀人啊,集团股份动荡啊,傅铖渊临时逃跑啊……反正乱得很,你还是问问傅铖渊怎么回事吧。”唐璐认真了几分。

    “我去找他。”千凌简单浏览了一下,神情越发严肃,她立刻走出了病房。

    “唉,橙子,你说他们两人能不能成啊。”唐璐轻叹一声,有些担忧。傅铖渊对妞的喜欢她这几天都看在眼里,也不知道妞现在是怎么想的。

    “能。”程毅毫不犹豫道,男人最是了解男人,傅铖渊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那就好。”唐璐放心了不少,她真心希望妞也能找到喜欢的人。

    这边,千凌还没走两步,就遇到了傅铖渊。

    “怎么出来了?我让人带了午饭,有你最喜欢的小龙虾。”傅铖渊看着她笑,他的手里提着两份午饭。

    千凌一时间心情复杂,傅氏集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可他却留在这里,给她准备好一日三餐,天天陪着她。

    她看着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傅铖渊感觉到她情绪不对,有些着急。

    “傅铖渊,我们回去吧。”良久,千凌突然道。

    “现在?”傅铖渊不明所以。

    “对,现在,我们去一个地方。”千凌神色认真。唐璐已经没事,她也应该回去了。

    “去哪?”不知怎么,我们两个字取悦到了他。

    “民政局。”千凌漂亮的唇缓缓吐出三个字,眼神漾着温柔。

    “!!!”

    傅铖渊蓦地瞳孔微微睁大,他看着眼前的人,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心跳却开始加速,“咚咚咚”一声又一声,震得他整个人有些晕乎。

    “真的吗?”他声音放轻,带上了几分小心翼翼。

    “当然是真的。”千凌第一次看见他傻愣的模样,轻笑出声。

    “不对,你肯定是在骗我,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我知道了,明天是公司年会,你是不是想感谢我……”傅铖渊突然冷静下来,他大脑迅速运转着,语速也快了几分,像在不停地说服自己。

    只是,千凌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他的声音顿时止住,那双深邃的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像要看清她想干什么。

    “傅铖渊,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是在骗你吗?”

    傅铖渊的眼不听使唤地望进了她的眸,他缓缓道:“不是……”

    他在她眼里,看见了温柔,笑意,还有喜欢。

    她喜欢他!

    傅铖渊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更厉害了,这个认知,让他全身上下都处于一种狂喜的状态,他猛地抱住了她,紧紧抱住。

    “傅铖渊,我喜欢你。”千凌笑意更深,她伸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腰。

    然后,她被抱得更紧了,傅铖渊的头埋在她的脖子里,他大口喘着气,发泄着自己的欢喜。

    “我爱你。”良久,他哑着声道。

    他爱她,很爱很爱。

    “我们马上回去。”傅铖渊松开他,掏出了手机,手里的饭早就不知什么时候扔了,拉着她就朝外面走去。“现在就去机场。”

    “不过,有个问题,我们没有户口本。”千凌笑着,话里却故作苦恼。

    “没关系,只要你答应了,即使人不到我们也能领证。”这时候的傅铖渊,满满的霸道总裁气息。

    千凌噗嗤一声笑了,“那也得等我和阿璐他们说一声再走。”

    “那你快点。”傅铖渊没拉着她往外走了,只是看着她的表情有些幽怨。

    千凌:“……”这男人突然有点奇怪。

    ***

    翌日,华国京都。

    “怎么回事?”千凌看着后面紧追不舍的车,凝重道。

    一路上,傅铖渊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她。

    原来,就在他们离开的第二天,突然传出傅宏十年前故意开车撞死人的事,且证据确凿。一时间,所有人哗然,公司的股份开始动荡,不少股份持有者不但不向外制止这件事,反而要求傅宏交出所有股份,撤去他的职位。

    傅宏当然不同意,可是身为董事长的傅铖渊却没有出面,支持他的人也纷纷倒戈,一时间董事会乱了起来。

    而今天,正是公司年会,就是傅铖渊与傅宏约定的最后一天。

    两人领完证,就直奔公司,可是一路上不是堵车,就是遇到车祸,硬生生拖住了他们。

    现在,还有人跟踪。

    “有人故意在拦我们。”傅铖渊神色不变。

    “是傅江?”

    “不是,他还没那么大能耐。”傅铖渊不屑道,“是季睿做的。”

    “他?”千凌惊讶,“那现在怎么办?”

    “不怕。”傅铖渊说着,让司机停下了车。

    千凌挑眉看他,他倒是好奇这个男人有什么办法。

    傅铖渊给了她一个自信满满的笑:“我们飞过去。”

    ***

    傅氏集团,今年的年会注定不太平。

    傅宏看着依旧无法接通的手机,脸色发青。这逆子,这几天连电话都不接,股份果然是不想要了!

    公司发生这么大的事,却玩起了失踪。

    傅宏越想越气,“啪——”地一声手机摔了个粉碎。

    “傅董,到,到您上台了。”前来传话的助理不由得抖了抖。

    “既然你不想要,那我就给江儿。”傅宏压下心头的一丝犹豫,踏步走了出去。

    “爸!”门外等候的傅江眉开眼笑地迎上了。他今天特地穿了一身西装,难得有几分正经。

    周清荷也站在他身边,一身华贵的长裙,显得优雅大方。

    “等会要说什么记得了吗?”看见自己的妻子和小儿子,傅宏脸色好了几分。

    “爸你就放心吧,我记得牢牢的。”傅江拍着胸膛应道,一想到自己等会就能拿到20%的股份,他就狂喜不已。

    “走吧。”傅宏没再多说,率先向主持台走去。

    这次年会,为了宣布股份转移的事,傅宏特地请了多家媒体记者,而包括董事会在内的所有的股份持有者,以及公司重要领导,全都汇聚到一起。

    “接下来,有请傅氏集团往届董事长,如今董事会的董事长,集团第二大股份持有者——傅宏先生上台致辞!”主持人高昂的声音响起。

    傅宏面不改色地上台,惯例说了一大堆的年会致辞,期间,还几次瞄向了会议大厅。

    台下,傅江只盼着傅宏快点把废话讲完,着急的神色都表现在了脸上。

    周清荷的笑意也从未停止过。

    终于,所有的话说完,傅宏微微停顿了一下,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缓缓道:“众所周知,当年我前妻和女儿车祸去世,所拥有的20%股份都在我这里保管。这份股份我无意占有,多年前就和大儿子铖渊签订了一份约定……”

    傅宏的声音显得沉重了许多,而众媒体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新闻,更是激动起来。

    台下的母子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他们完全没想到傅宏会将约定这种家事公之于众,这样的话,即使拿到股份,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他们母子俩?!

    台上傅宏将约定的所有内容都说完,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继续道:“现在,傅铖渊既然没有完成约定,那么,这20%的股份,我将转交给我的小儿子……”

    就在这时,“啪”地一声,会议大门打开了。

    动静让所有人都回头,视线汇聚到一起一起。

    傅宏母子俩一看,瞳孔聚缩:“他们怎么来了!”

    “傅宏先生,恐怕这件事不能如你所愿了。”傅铖渊牵着千凌的手,沉稳的声音缓缓道。

    “哗——”,会议顿时炸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董事长找到人结婚了?”

    “要真是这样,偏偏这时候才来……”

    “这下有好戏看了……”

    媒体更是拍得欢快,每个人脸色都欣喜不已,傅氏集团的大瓜,有生之年能吃到真是太不容易了!

    “你……”

    傅宏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脸色有些不好。这逆子早不了玩不来,偏偏这时候现在才来,是故意的吗?

    “妈,怎么办?”傅江注意到那两人牵着的手,脸色大变。

    “我怎么知道?”周清荷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脸色的笑意却再也维持不住。

    傅铖渊牵着千凌一路向台上走去。

    “你们俩……”傅宏这才注意到的亲密,神色复杂起来。

    “我和千凌领证了。”傅铖渊揽过千凌,温柔一笑。

    “伯父。”千凌礼貌打招呼。

    “你应该改口叫爸,虽然他不配。”傅铖渊低笑出声。

    而傅宏,早已在听到他说领证的时候愣住。

    傅铖渊没再管他的反应,直接拿起旁边的话筒,沉稳的嗓音在会议中响起:“我要说的有三件事,第一件,关于外界传出我父亲故意杀人一事,全属无中生有,有关证据我已经转交法院,故意污蔑者好自为之。

    同时,借此机会扰乱集团的几位董事,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同样知晓,你们是申请辞职还是接受法院传票,自己选择。”

    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一变,面如死灰,尤其是那几位董事,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个法院传票,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想到自己在公司做过的事,随意一件都足以让他们一无所有,锒铛入狱。

    “第二件,傅宏先生方才所说的约定,我已经完成,千凌即是我的妻子。”

    这话一出,傅江母子俩再也受不住。

    “怎么可能?不是说他不会结婚的吗?你骗人!”傅江再也顾不上其他,脸色狰狞大声道。

    “结婚证我会造假?”傅铖渊冷哼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本红本本,打开展示在众人眼前。

    对于他这高调的行为,千凌忍不住有些尴尬,可也知晓这男人怎么脾性,当下也拿出自己的红本本,打开:“我确实已经和他结婚。”

    傅铖渊对于千凌的举动感动不已,此刻看着她的眼神尽是温柔。

    傅江还欲挣扎,却被周通带来的人一把捂住了嘴,然后拖走,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周清荷。

    “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了。”众目睽睽之下,傅宏借着下台遮掩,小声警告道。

    “你知道傅江做了什么吗?他犯的罪足以让他在里面待个十几二十年。”傅铖渊眼神冷冷。

    傅宏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股份给就给了,可是他的小儿子不能出事。

    想着,他再也待不住,快速离开。

    此刻,台上仅剩傅铖渊和千凌两人。

    傅铖渊满意一笑:“第三件事……”

    他说着,收起红本本,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面向千凌。

    千凌眉一挑,这人,该不会是要……

    “千凌,你愿意嫁给我吗?”傅铖渊单膝跪下,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美丽耀眼。

    “婚都结了,你说呢?”千凌勾唇一笑,这男人不是一直和她一起吗,从哪里变出的戒指?

    “我想给你最好的。”傅铖渊轻呼一口气,掩下自己的紧张,郑重地把戒指带上了那双纤细的手,然后一把把人抱住,“婚求了,证领了,你现在是我的了。”

    “哇哦!”台下一阵惊呼声,掌声随之响起。

    周通在台上微笑,看了一眼那戒指,深藏功与名。

    良久,傅铖渊松开千凌,两人对视一笑,彼此心意相通,不分你我。

    正文完。
(笔趣阁 b . shupk . com)

再次欢迎您在线阅读教霸总谈个恋爱 第151章 大结局2,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请访问www.shupk.com
您可以按键盘方向键←阅读教霸总谈个恋爱上一章,按方向键→阅读教霸总谈个恋爱下一章